当前位置:> 首页 > 清风文苑
清风文苑 | “信仰”当如“荔枝花”般绽放
分享至:

“你好,请问是县经商局吗?”上班时,接待了一位特殊的老人,老人外表平淡无奇,衣着朴实无华,如荔枝花般不起眼。老人名叫周龙治,祖籍山东兖州,一口浓郁的山东口音。交谈间知晓,老人得知我们在征集离退休退役军人信息,怕在电话中讲不清楚,遂亲自前来。

今年是党的百年诞辰,恰巧也是老人的百岁生日。期颐之年的老兵,身经百战,胸中似有万千沟壑,眼神坚毅如钢。老人告诉我,他于1945年8月入伍,1957年4月退伍,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1951年、1952年连续两年立三等功。他从随身带来的包里郑重地掏出了一堆奖章,如数家珍般介绍着它们的来历,言语间,仿佛又扛起了枪,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,铁马冰河,耳边响起战友的呼喊。蓦地,老人眼神黯淡了几分,“铁原阻击战,我们一个连就只剩下了四个人。”摸着老照片,望着上面早已远去的战友,似有哽咽。说着,老人摘下了帽子,头上的伤口触目惊心,历数十年而不散,于老人而言,这也算是一枚勋章。

登记完毕,老人紧握住我的手,“帮我拍张照吧,万一以后需要,我可能来不了了。”说着,他从包里拿出了军装,军装上是满满的勋章,扣好衣扣,老人数次询问勋章是否挂得端正,得到肯定的答复,老人这才满意,那一刻,他佝偻的身躯挺得笔直,对着镜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一如老照片中年轻的他,一如他胸前的勋章,熠熠如初。后又拉着我合影一张,言道给我留作纪念。

作者与周龙治老人(右)合影

换下军装,老人向我道别,此生与他第一次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就要结束,望着他蹒跚的背影,我脑中忽然意识到老人眼神之中蕴含有如实质的东西——信仰,为了党和人民随时准备献身的信仰。

生而有涯,纵期颐难敌岁月。心怀信仰,而烙印常刻丹青。老人或许也担心被岁月遗忘,新中国成立的历史上有无数如他这般的可爱之人,于滚滚岁月长河中如蜉蝣天地、沧海一粟,却始终散发永恒的光芒,似尘雾之微、萤烛末光,以信仰为基,补益山海,增辉日月,而又扎根天地,贯穿整个新中国,薪火相承,生生不息。

老人离去,我默默望着窗前朴素的荔枝花,还是那般毫不起眼,我却知历三月蛰伏,其果终将明艳动人。党不就正如这荔枝树,无数如老人般心怀信仰的先辈,也如荔枝花般朴素无华。而今党历百年韬光,终于硕果累累。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。为了信仰付诸一生,为了党和人民鞠躬尽瘁,默默地奉献出了所有。如老人这般的人,不应该被忘记,将他们的事迹铭记于心,将他们的信仰传承下去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。

党作山海,我为尘雾,我以尘雾之微补益山海,党作日月,我为萤烛,我以萤烛末光增辉日月。老人的身影在我脑海中和荔枝花渐渐重叠。

或许,这就是前辈们的初衷,今后,也将成为我的信仰。